博客网 >

我曾经不只一次地梦想成为一个作家。

去年,我有幸加入中国报告文学学会,我感觉我已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作家。

如果现在还流行个人名片,我一定会把这个名分打印在第一行。不是为了炫耀,也要用来证明。

近两三年来,我在国家级刊物上发表过三篇报告文学。三篇,也就三篇,我就有幸成为了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的会员。

这完全是一种机遇。张益老师搭建起来的平台,让小小的我有了这个大大的舞台。

尽管我的创作是业余的,有时候甚至都是张老师挥着鞭子赶下水的。但是,我下了水就很投入,真的很投入。除了国家级的三篇,我还有十数篇短文,见于其它媒体。我不知道我的这些短文写得好不好,我自己觉得每篇都写得很认真。

我很努力,但与老作家们相比,明显感到自己采访的力度不足,以至所写题材深度挖掘不够。我写彭文席之后,曾接到我市老作家赵三祝先生的电话,他耐心地给我指出文中疏漏之处;曾接到我市儿童文学学会会长谢炳祺先生的电话,他也对我的小文作了多处的勘误。我的浮躁和轻率,实在有悖于报告文学的创作精神。

最近看到傅溪鹏会长创作于1990年代的题为《沉重的车站钟声》的报告文学,文中展现的画面,足以让我感觉到,作家采写过程中那漫长的艰辛。对车站人满为患的深思,对票贩子的暗访,对服务员态度的温情理解,对当初盲流的深度采访。所有的内容都显示出一个成熟的作家所具有的一种高度的社会责任心。也许正是这篇文章,使我们国家在今后的日子里花了大力气来治理铁路和铁路车站,才有了今天的非常不错的进步。

刚刚看到张益老师的报告文学集《追寻》,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做“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张老师为了创作不断追寻,足迹遍布大江南北,行程跨越大洋彼岸。为人物,为寻亲,为慈善,为游学,为海外,凡五编。从张先生的创作中,不妨归结出一点,报告文学创作精神的宗旨就是实践精神。

我不敢说有多么深刻的体会,但至少让我感觉到我们的老作家们务实求真的作派。那种脚踏实地、一丝不苟的作风,是晚辈们所不及的。尽管老作家们的语言没有新生代那样的新鲜新奇和另类。但我更倾向于你们的平实、朴素和古典。

新生代的作家有自己的一套另类,他们的叛逆或许能推动社会某方面的转变和改良。而老作家们的那种真实和热情,也正是弘扬正气,讴歌正义,扬善弃恶的原动力。

浏览一番张益先生的《追寻》,洋洋洒洒三十万字,字字珠玑,句句感人。那洋农民曲折离奇的人生,读来让人唏嘘不已;为慈善节衣缩食的杨余律,细节描写中,老农的气息扑面而来。书中文字无不闪耀着仁慈的目光,跳动着人性的光辉,充满着理性的智慧,更洋溢着人文关怀。

不想再多加妄论,我只想循着老作家们的足迹,寻找前方的目标。

 

<< 党员平时几乎没活动,游世博,才有... / 妹妹的病从发现到今天已有两个月了...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hushaoshan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