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妹妹的病从发现到今天已有两个月了,好多次想为妹妹写点什么都没写成。

妹妹儿时经历过一场重重的感冒,数天高烧不退,大脑伤得很厉害。接近弱智的妹妹没能获得上学的机会。

貌似无虑地走过四十六个年头的时候,妹妹默默地站上了夕阳的云端——在医院连续动了两次大手术后被证实,妹妹的胃癌已处于晚期。

妹妹很笨,智商很低,低得似乎不懂什么是幸福,什么是痛苦。

生活有重担,她从不埋怨;育女有压力,她从不求人;经济有困难,她从不叹息。

她只是静静地接受人生带给她的一切,她只是将摆在眼前的所有都不假思索地揽在怀里、不加咀嚼地含在口里。

旧房改新房,她高高兴兴;新房盖高楼,她无忧无虑。她知道丈夫为建房辛苦赚钱,就是不知道发愁,她总是不慌不忙地生活着。

丈夫遭遇意外车祸,大家都很揪心,而她,你就是看不到她脸上有丝毫沉重和焦虑的表情。而当他丈夫恢复得很好出院之后,她又会很开心地唠叨,唠叨着丈夫康复中的趣事,脸上的幸福感就像春雨洒落在湖面一样荡漾看来。真是傻人有傻福。

朋友或者街坊邻居的会谈,她是插不上嘴的。她爱唠叨,只在亲人面前,我就领教过一次。

她到我家做客。回家,我开车送她。她跟我讲丈夫的高兴事,讲女儿的开心事,讲外甥孙的滑稽事,我几乎没有插嘴的机会。她欢欢笑笑,她絮絮叨叨,她唯独没讲一点烦恼事。我当时就感觉,她的大脑似乎只记得好人,只记得好事。

我记忆中从来没听过妹妹讲过别人的错。这,比起我等聪明人常常抱怨这个,责怪那个,似乎更加高明。

几次看望病中的妹妹,隐约觉得,她似乎生出忧虑的情结,倒不是为自己。她问我的病恢复得好吗?妈妈在姐姐家安心吗?

“妈妈还在姐姐家呀,在那里一定舒服。等我病好了再送妈妈到我家住一阵。”她这样说,我心里一阵揪心,不知说什么好。

妹妹40天的住院时间,至少有一半时间在重症室里昏迷中。临到快出院的时候,她问丈夫花了多少医药费,她丈夫如实告诉了这个吓人的数字,并告诉她借了好多钱。

“等我病好了去赚回来还吧,可是怎么赚呢?——总有办法的。”她说。

她也许对这个吓人的数字没聪明人那样持有明确的概念,可是,她对未来充满着期待,这一点非常明确。

一会儿,她舒心的睡了,也许她真得累了。

妹妹是日见一日地消瘦和苍白,我不忍见她。通上电话,喊着哥,聊上几句,就哭。

泪眼模糊中,我看到站在夕阳云端的妹妹,渐渐地,被乌云笼罩着。妹妹伸出无助的双手,我多想牵她一把,就是够不到她。

<< 我曾经不只一次地梦想成为一个作家... / 算不上有闲阶级,也专为消闲而来。...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hushaoshan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