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三十年前。

你妈让我给你代写的家信,有一天突然停了。

我放学时总是路过你的家门。路过你的家门,我总要问一声你妈,远在唐山当兵的你最近来信了没。

问你妈的时候,你妈总说最近没来信,又说你在部队都好。

我不信,每次放学还是问你妈你最近来信了没。我不是不信你在部队都好,我是不信你没有给家里来信,因为你是孝子,也因为你妈太疼你。

我吃过你妈给我煮的点心,热腾腾,香喷喷,在我给你写完信之后。

那点心有面有肉有煎蛋,绝对是招待贵宾的待遇,热腾腾香喷喷,吃得我心里暖洋洋热乎乎。

为了吃过你妈煮的点心,我总是在放学后问你来信了没。我很想再替你妈给你写信,好为我吃过的点心还债,或者侥幸还有机会再吃到你妈请吃的点心,那点心热腾腾香喷喷,吃得我心里暖洋洋热乎乎。

你不识字,你的来信都是别人代笔;你家人不识字,你的回信都是你妈叫我代笔。你我两家是邻居,你我又是盟兄弟,我是附近少数识字的人之一,我觉得很有成就感,我觉得我跟你很哥们。

有一天,你回来了,就是退伍了。我放学了看见你,甚是兴奋,冲上前来想与你来个拥抱,你有点冷。你冷却了我正在往你那边传递的热情,当时,这种感觉不是很鲜明。

若干年过去了,我当村书记的伯父跟我无意中透露了一个消息,说是你三哥在你当兵时到我伯父家吵过架,伯父以村委会书记的身份叫人起草了一份文书寄给了你所在的部队,大概意思是让你回来。于是你就退伍了。

若干年过去了,你妈和你时不时给我一个冷面,我一直不在意。愚拙的我,直到今天才若有所思:莫非他们的冷面跟这份文书有关,莫非怀疑我写了这份文书。

若干年过去了,你妈去世了。我与你聊起这事,你果然认为不是别人写的,你虽然没有说是我写的,可你心里咬定是我写的,很坚定。

你有理由相信这份文书是我写的,因为村书记是我伯父,我是伯父的侄儿,又是他亲手培养的少数识字的人。你有理由相信,我伯父要我写我没理由推却,我一定只能乖乖听命。可是,你想不到吧,我伯父就是没叫我写。

若干年过去了,我伯父去世了。我突然想,那份文书还在吗?部队档案里可查吗?还有,我代你妈写给你的信还有吗?花钱或者通过关系让笔迹专家来鉴定吧。只要证明不是我写的就好,不想明了那份文书到底出自谁的手迹。

恩怨情仇,本来的存在就让它存在,我这样想并不恶毒。因为,消除世间一切的争斗,于我而言,这任务太艰巨。我只希望本来没有的一切回归本来。我承认我不是伟人,至少目前还不是。无中生有的事我不能容忍,我不能容忍并非在乎你,而是在乎我自己的感受。

三十年了,在真相大白之后,我还要不要你这个盟兄弟,倒是考验我够不够伟大的时候。

 

<< 算不上有闲阶级,也专为消闲而来。... / 人是灵长类动物。既然是动物,动物...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hushaoshan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