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一个老年人裹着军大衣,戴着盖脸的口罩,在寒风萧瑟的夜灯下,等候着小货摊前的顾客,操一口纯正的本地话。鞋垫,纸糊的年画和针线零头,偶尔换来几个小钱。

      在一个并不高端的小区里,保安很客气甚至很专业地回答外地客的问路,当你问出一个很幼稚的问题时,他仍然耐心地介绍。完了,他不自主地跟同伴用地道的本地话交换一下取笑外地乡巴佬的意见。

     买烤红薯的小贩,为了免遭50到100元的罚款,很早就学会与城管躲猫猫。他深知,如果躲闪不及,这一天的劳作将连本带利收入城管囊中。他还会用流利的本地话与同样是说本地话的卖玉米棒的妇人交流躲避城管的经验。

    这些都是旧历2009年年底大都市上海街头的常态。

    之于上海人绝对乡下。可是如今的温州人不知怎么了,当年睡地板的温州人,似乎个个都成了老板。温州

    小区里清一色外地保安,温州人是不屑于在本地做保安的(当然也没有在外地当保安),那让人看不起。

    摆地摊的老头,绝不会在自家街头。家里再怎么缺钱,即使对老人大不敬,也不会容忍别人正面或背后挥过来的不孝的大棒。温州人很商业,但知道年迈的老人不能再商业。

    一伙年轻人,开着家里的小车,约上二三朋友,看一部《阿凡达》,吃一顿饭馆,玩一个通宵,纯属正常。温州人家里即使没车,也尽量不坐公交车,更不骑自行车,连电动车也很觉没脸。他要么打的,要么坐三轮车,近点就步行。小车是很普遍的,把大大小小的路塞得满满的,60岁以上的人考驾照也不在少数。像今天见到的大上海穿梭往来的自行车的场面,在曾有自行车王国之称的温州再也见不到了。

    温州人似乎都成了贵族。温州的富一代是有伤疤的,或者说正是伤疤造就了富一代。殊不知,没有伤疤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没有伤疤的人生是难以经得起打击的。好了伤疤忘了痛,将令他再受挫折的时候丧失抵御能力;从来没有过伤疤的人,一旦遭受伤害会很恐惧,连直面的勇气都没有,当缺乏再生能力的时候,将会因失血过多而殒命天涯。

    直插云霄的东方明珠塔,辉煌夺目的金茂大厦,耸立在滚滚洪流的黄浦江边,在江边的屋檐下,有小贩小摊,有穿梭的自行车。上海有很多富豪,也有很多贫民,他们各求所在,似乎过得还和谐,这真不是很不理想的社会结构,求大同不易那就存小异吧。倒更替温州人担心,他们什么“低等”的活儿都不愿做,不做保安,不做小贩,不骑自行车。那么,有一天失去保障的时候,他们离走向邪路就不远了。

    温州人这种“养尊处优”,是生活认识肤浅的表现,姑且称之为“浅生活”,与之相较,大上海都市人才是实实在在的“深生活”。

    “温州人都成了贵族”,你觉得这个命题诠释得太简单,不,是简洁。如果你是温州人,就留点思考,给你一个改变的余地。

<< 起了个大早,来特需门诊处排队挂号... / 跑那么远的路,就为了办一点小事。...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hushaoshan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