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东路西进——瑞枫公路

走进瑞枫公路指挥部,第一眼的感觉就是简陋。

刚下过雨,院子里一片泥泞,沾满泥水的大小车辆零落地停在院子里。这院子没有围墙,南面就是飞云江的江岸,浑浊的黄水拍打着江岸,正是涨潮时节。东面就是指挥部的办公地,这是一座五层的楼房。石英水洗的外墙,污迹斑斑。可有谁愿意相信,这儿就是瑞枫公路建设的指挥中心。

 

一、隆隆的机声再次在沉寂的山头响起

负责瑞枫公路建设的工程车第8次停歇在陶山片的工地上。这个老妇人实在很执着,每次都是她挺身拦下工程车的。她用身体毅然将工程车阻到场外,这是一场需要勇气的冒险。

今天的场面让老妇人感觉自己有点“失职”,因为工程车已经开到场口,装着满满的一车泥石。老妇人立定在翻斗车的尾部,她决心不让这路面再抬高一毫米,工作人员苦口婆心地劝她离开这危险的地方,村民们都说她站错了地方,她仍然倔强地站着。软硬兼施,她终于挪开了一点位置。翻斗车起动了,满满的一车泥石轰隆隆奔向路基,狂奔的泥石活蹦乱跳,一块石头弹跳起来,落到了这个老妇人的身上,老妇人当即倒地。一辆救护车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

老妇人几年前死了丈夫,是个寡妇。

瑞枫公路的的规划路线刚好从她家门口经过,一般人认为这崎岖变为坦途,这偏僻成为便捷,完全是好事一桩。有人自己筹钱修路铺桥,也就图个便捷和畅达。可老妇人不这样想,她认为,这路面高出地基几十公分,大大地挡了自家门前的风水。除此之外,老妇人当然有更实际的想法,雨季来临之后,丰沛的雨水在这宽如广场的路面上将来不及进入排水沟会泄到自己的家里。说到方便,那道路沿线的钢制隔离带,再加上隔离带内可以想象的疾驰的汽车,连过马路都要走差不多一刻钟到村口的人行斑马线。

老妇人躺在医院的病房里,面对送钱为她医治的指挥部工作人员,仍有一肚子的气。当工作人员侧身慰问她的时候,她把自己的脸别到一边去,岁月的痕迹刻到她额头的皱纹里。然而这岁月的痕迹并没有给她增长多少阅历。

她怎么没有想到这是一场不会有结果的争斗。谁都知道,没有任何一个部门任何一条法律明确规定,道路建设的路面高度不能高于沿线民宅的地基高度,更没有说明可以高出多少或不可以高出多少。事实上,道路设计者在设计道路的时候,都充分考虑过,包括给排水、绿化带、安全设施、便民通道等等,都作过大局上的安排,何况工程建设总体方案也按规定通过环保评估。至于照顾到每个个体,实在是强人所难。

本来不应对垒的双方,今天还是坐在了谈判桌前。指挥部申明了诸上所述的利害关系,同时全额支付了老妇人的医疗费用。这场开工与反开工的斗争,最后以老妇人的流血和指挥部的安抚而告终。

在飞云江流向瑞安城区的边际,江水向东偏南拐了一个弯。挡住江水向前奔流的是从大山深处延伸出来的一块山脊,这一带人们都叫它磐石。就在磐石湾的尾处,工程车轰隆隆的响声再次响起。老板、包工头和工人和着机器畅快的声音吹起了口哨。在这口哨声中,这座大山拖着的绿色的裙摺,被工程车和挖掘机日夜不停的劳作中撕裂,粉碎,裸露出金黄色的肉体。一条道路的雏形很快横亘在人们的眼前。

二、北京来了律师函

在瑞枫公路上山根段工地上,一座用竹子和黑色丝网搭建的棚子,立在工地路中央,已有好几个月了。棚子外面红布黑字的横幅正对着104国道,经国道自乡下进城及由北向南路过的车辆,都会放缓速度。人们透过车窗看到,横幅上“村民合法财产不受法律保护”的几个字,特别显眼,独个的司机会陷入沉思,成群的旅客就免不了七嘴八舌的一番言论。

北京来了律师函,摆在副总指挥潘建光的案头。

这是一份上山根部分村民状告瑞枫公路指挥部强制拆迁的受理律师的诉状。

黑丝网棚和北京来的律师函,两者遥相呼应。

上山根是瑞枫公路东线的头,连接104国道。瑞安经济跟整个大中国一样:东部相对发达,西部相对落后。上山根的接口一连上,直通西部的纵深处——枫岭,瑞安东西部的经济动脉就畅通了。根据就地安置的政策,政府拿出土地用于本村拆迁村民的安置。有那么两栋房子的村民,未能在指挥部拆迁补偿方案上达成共识,拒绝在拆迁协议上签字。随着工程进度的推进,根据规划的拆迁在一拖再拖的境况下强制实施。该两栋民宅的村民筹资聘请了北京的律师,于是发生了上述的场景。

应诉,这是指挥部不二的选择。相对村民来说,指挥部是官方。官方不能充无赖,必须应诉。

副总潘建光受命来到北京。

北京某律师事务所,潘建光坐在律师对面,侃侃而谈,一番陈述之后,不等律师发问,先问律师:“您认为这场官司一定要打吗?”

“你未走完法律程序当然要打。”

“本拆迁过程不适用《城市拆迁管理条例》。”

潘建光和律师之间一会是唇枪舌战,一会是倾心而谈。

在这场口水活中,建光终有所获,律师愿意将本案搁置下来。而律师也从这一番交谈中,读出了指挥部的苦衷。2003年成立的瑞枫公路指挥部,早在2007年完成了西线的工程并顺利通车,东线的工程却老是受阻。拆迁补偿的标准是统一的,相邻的房屋在赔付的金额上是不能有任何偏重的。工程已经投入了大量人力财力,无限期地延期是无法向纳税人交代的,曾经有人大代表质疑过指挥部的工作效能。

律师都是铁面无私的,幸而还能读懂指挥部的苦衷,律师也有人性化的一面。

 

<< 朋友的多次约请我都遗憾地错过,听... / 还没有认识蔡余萍之前,得知他是个...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hushaoshan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