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母于2011年9月25日上午9时,一生劳苦,累倒了,再也不起。多日,浸于痛苦,不自拔。过半月,遂撰文祭之。祭母文胡门金氏,吾母凤玉。九月廿五,遽然辞世;七十七岁,无疾而终。呜乎哀哉,呜呼哀哉!生于金岙,大户人家。九间一幢,后遭拆分;土地百亩,匆匆转让。幸哉幸哉,免归地主。先嫁汀田,育有一女;后嫁梅头,二男一女。长女倔强,常受母殴,长男即吾,倍蒙溺爱。中年艰难,家计劳顿;温饱有虞,携儿拖女;含辛茹苦,默默忍受;无甚怨言,母性高尚。家父公司,建厂招工;家属优先,母以入职。勤劳和善,深得拥戴,年年先进,乐哉乐哉。二男二女,均成家业。和睦如客,互尊如宾。是母之育,是父之教。十七年前,母丧夫,之痛,亦如吾丧父之痛。直至终老,独守寡身。亲友虽多,尚欠常守左右。言语稀少,口闷舌僵。若有一邻或一客临门,便似遇天仙,热情甚如雀跃,险令访者受宠若惊尴尬欲退门而回。然,如见生人来访,则不问青红皂白,铁将军把门,拒人于千里之外。年迈无事,常拿吾鞋,揩之拭之,锃亮锃亮。出门见客,吾甚体面。人夸吾勤快,吾面露羞色。血压高,常服药。行不便,定期购药,吾代劳;测血压,药量斟增减,吾自定。儿乃久治成医也。偶早起晨走,愈走愈偏。人促其回,急就医,乃小中风之疾也。待出院,检颅内一血管壁薄,医嘱宜开颅手术,然则风险巨大。邀两舅父商,不敢贸然,终持保守疗法。母素爱清洁,勤换洗,并必自理。保姆代洗,怕加负,嫌不洁。母善待保姆,胜过家人。曾一保姆嫌五楼闷热难耐,吾言以电扇抵挡几日便将无事,母言以二楼空调房换之。母本向住五楼。小中风后,轮到我家,即住二楼。与厨房同层,便于饮食起居。吾不忍,痛辞保姆。至于饮食,母总待众人食毕,才与保姆共食。吾屡促母早用餐,母坚辞不从。晨九时,洗衣台前,轰然倒地,骤与世长辞。无预兆,无遗言。怅然,失落,遗憾,沉重,甚于痛苦。人生苦短,命途多舛。七十七载,光阴荏苒。生无壮举,死无壮烈。平凡朴
为了某种烦恼想出去散散心,寻找一些有回忆价值的地方试试。苏州,这个江南园林,吸引了我的眼球。曾经的浪漫之旅,勾起我的记忆。过去的美好,用今天的足迹来摆渡,能达到彼岸否?未到苏州,旅途中就让我差点崩溃。我订的是杭州至苏州一日游,散客组团,武林门上车,8点准时出发,一切都很正常。车子进入一个高速公路服务区,休息片刻,重新出发。车子还没开动,后排的人就吵开了。前面的话没听到。————“你一个人为什么占三个位置?”“关你什么事,后排空的是。”“这里本是我的座位,你让开。”“不让”“让开。”“不让!”“让开!”“啪”一记响亮的耳光。顿时,抡拳头,揪头发,一场全武行。尖叫声,呼喊声,夹杂一片。一切只在半分钟内发生。待我转过神来,才发现所有的主角都是女性。我看不下去了,狂喊停手。无果。忍不住,我开骂了。“你们都是人渣,没事找事。”她们扭打得正兴奋,听不到。两个女人,各自抓住对方的头发,腾出一手互击敌方。她们的拳头大多落在高靠的椅背上,而这架势足以令其他人惊悚,尤其是她们各自的孩子。尖叫,哭喊,谁受得了。我愤怒了,冲到她们面前,用拳头猛击车窗,猛击天花板,喊停。试图用男人的优势来压倒。无效。“还打,我让你们再打。”我将我的头伸向扭打者中间,拳头落下的椅背上。这样,她们停下来了。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打到,反正女人的拳头,在男人面前是毫无杀伤力的。所以我敢,除了义愤,还有相对安全的感觉。事后,我为我的举动感到惊讶,导游司机和其他游客也一定为我的举动感到惊讶。其实,导游和司机上来之后也一直在平息冲突,其他游客也加入
此精英彼精英,这个时代不乏精英。精英辈出,一代胜过一代。用言论来调侃这个世界的,脱口秀主讲周立波是精英;用出位来吸引眼球的,芙蓉姐姐是精英;用妥协或交易获得大量捐资的,学校校长是精英;用强拆来完成旧城或旧村改造的,房开公司老总是精英;用情色交易来兑现承诺的手中有权的官员,是精英。在大众娱乐时代,周立波是有市场的。这个浮躁和无奈的时代,没有人愿意听一听正经的严肃的话题,更不会有人愿意讨论理性的哲学的问题。以玩世不恭来混世是一种别样的清醒。成为周立波的粉丝到底是崇拜还是落寞。芙蓉姐姐和凤姐都是以出位成名。别小看这种现象,这不仅将当下主流意识形态领域搅得一潭污浊,更绑架了平民们的审美视线。我只能说,这个世界俗得透彻,俗得可恶。有钱人开心捐款,学校乖乖就范。那些出一百万、五十万给学校的单位,不必提出这样那样的条件,学校或学校上级就主动承诺:凡捐资单位的员工子女就读本校可享优先权和优惠权。穷教育啊,教育穷啊!人家拿点钱,就把你唬住了。你忙不迭地去巴结人家,就不怕人家笑话吗?搞不好你已经违背了捐资人的原意了。有听过邵逸夫捐那么多的大学图书馆,学校给什么条件吗?恕我孤陋寡闻,美国一些世界闻名的大学里,校友们捐过来的钱多得用不完,似乎也没听说学校给捐资校友什么特殊待遇。捐资者得到受捐者好意奉承已然成为常态。这样的慈善,意义已经扭曲。奉献成了交易,捐资变为买卖。善款非善,形善实不善。眼下,能办事的就是精英,办得轰轰烈烈的更是精英之精英。且不管办事的方法和手段,也不管办成的事有没有丢掉了什么——高尚、神圣甚至尊严。
过去活着的每天都以为是理所当然如今的每个钟头都是老天爷的恩赐死神随时会破门而入袭得你无法躲避暑假马上就要开始了办公室好不容易救活的盆载将如何度过无人照料的日子这两个月对她来说似乎有点漫长我不为她发愁还能为谁发愁呢?
第一次在瑞安欣赏外国艺术家的真人表演,我和瑞安这座小城一样,都没有过度的狂热和激动。小城以非常平和的心情和十分普通的礼节接待了她——来自美国印第安纳州职业管乐团。当他们来到市政会议中心的时候,接待他们的是正在有序入场的观众,没有一个政府官员。一个个子很大的美国客人正与一个中国小男孩亲切地握手,这跨越国门的友谊,似乎成了邻居之间的串门。大家都进场了,主持人在幕后宣读音乐会观众须知:“1.关闭所有手机等通讯工具,或调至无声状态;2.禁止吸烟、喝饮料或吃其它任何零食;3.务必保持安静,不能随意走动;4.非指定人员不得在场内摄像或拍照;5.迟到的观众请在一首乐曲演奏完毕后在入场;6.不要在一首乐曲演奏中途或章节之间鼓掌。”实际演出中,小城的观众们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这是一座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小城,所有的观众都保持这相当良好的欣赏素养,该鼓掌的鼓掌,该安静的安静。只是摄像拍照的人有点禁而不止,这大概也是出于一种珍惜的感情。不具有足够的音乐素质,欣赏也没有太多障碍,毕竟不是唱歌,有语种之别。乐曲没有国界,可以跨越,可以互通。更何况乐队演奏了好几个带有中国印记的曲子。《端午龙舟》,中国题材,美国艺术家作曲;《五声神韵》,中国当代艺术家对中国古典音乐的演绎;还有《长江颂》、《黄河怨》、《济公曲》、《好汉歌》等,对于中国观众而言都不陌生。所有的观众都来自免费赠票,这正是瑞安《周末剧场》的公益性质所在。生活在这座小城是幸福的。
张悟本能登上湖南卫视大谈养生之道,在奥体中心搭建悟本堂坐堂接诊,足见其道行之高。这天下真是无奇不有,想让一个人出名就是这么容易。从芙蓉姐姐到凤姐,再到犀利哥,闹剧一出接一出。芙蓉姐姐和凤姐的自恋无异于自虐,犀利哥的被出名有点残忍。想出名也真出名的张悟本到底属于什么?不管张悟本属于什么,有一点非常清楚,那就是张悟本及其策划团队的道行特别高。穿越行业标准、商业道德,堂而皇之站在大众面前大肆做起了养生广告,面不改色心不跳。没有行医资格,却能收取天价门诊费,比任何专家门诊的收费都高,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的诊所就开在举国瞩目的奥体中心。这一切的背后是什么?我不敢说。人家这样荒唐的事都做得出来,对付我一个敢于冒犯他们的人,下什么毒手真不敢想象。湖南卫视的“百科全说”下个月要撤下了,还说是档期的问题。这更章子怡的补捐有什么两样。悟本堂已经开拆,据说是因为与奥体中心的建筑风格不符,且有违章之嫌。真好,有一天我真想在金水桥旁搭建一座棚屋,请犀利哥过来跟我一起住。
党员平时几乎没活动,游世博,才有找到组织的感觉。在民主人士看来,却是特权的一种。政治这东西说起来没完没了,不说也罢。游世博谈观感准没错,至少没有路线问题,最多只有线路问题。你要感受一点东西就不必太在乎线路一入口就近进馆也无妨,何必赶20分钟的路去排五六个小时的队,才进一个所谓人人向往的馆。两天的游览,基本脱离了组织。单枪匹马出入各个场馆,任我驰骋任我冲。累了歇,饿了吃,渴了饮。累的只是脚,坐的地方到处有,因为大家都在赶路线。即使就近没有可坐的,直接坐地上也很干净。吃是蛮贵的,最便宜的面条25一碗,最便宜的快餐35一份。可你千万不能不吃,吃饱了才有力气去享受这些视觉盛宴。渴了喝得到出水口朝上的纯净水。因为这种设施没有像坐椅那样密布,所以进园带个空水瓶喝个够再装满瓶,够方便。一两天的时间,你别指望一网打尽。随性而为,才是明智之举。园内有三条免费公交线,任意上任意下。不要世界五大洲四大洋一个一个地走,不然两天时间里恐怕连亚洲都走不出去。排队的“窍门”不小心误入歧途,站在了一个队伍长长的英国馆前,排到中途才听到广播里要3个小时。这意味着我排队排到腿脚酥痛的时候还要等上1个多小时。我很无聊,很想跟旁边的人聊聊。可人家已经聊上了,聊得起劲,我插不上嘴。一会儿,前边一阵骚动,每双无神的眼睛一下子都来了神光。只见队伍外面站着一个外国老头,很高,踩着高跷。如果说白衣白脸白翅膀一身天使的打扮很可爱的话,那么他时不时地弯下腰去搂一搂女孩亲一亲小孩就更显得滑稽和亲切了。一路走来一路欢笑,疲惫的人们倦意全消。这只能说是英国馆的智慧,为苦苦等候的排队者设计的一个暂消疲倦的“窍门”。作为参观者,无意中“发现”快速进馆的“窍门”,可是最实用不过了。天空飘着丝丝细雨,一位女士用两手吃力地扳着残疾人椅子外圈的轮子。
我曾经不只一次地梦想成为一个作家。去年,我有幸加入中国报告文学学会,我感觉我已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作家。如果现在还流行个人名片,我一定会把这个名分打印在第一行。不是为了炫耀,也要用来证明。近两三年来,我在国家级刊物上发表过三篇报告文学。三篇,也就三篇,我就有幸成为了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的会员。这完全是一种机遇。张益老师搭建起来的平台,让小小的我有了这个大大的舞台。尽管我的创作是业余的,有时候甚至都是张老师挥着鞭子赶下水的。但是,我下了水就很投入,真的很投入。除了国家级的三篇,我还有十数篇短文,见于其它媒体。我不知道我的这些短文写得好不好,我自己觉得每篇都写得很认真。我很努力,但与老作家们相比,明显感到自己采访的力度不足,以至所写题材深度挖掘不够。我写彭文席之后,曾接到我市老作家赵三祝先生的电话,他耐心地给我指出文中疏漏之处;曾接到我市儿童文学学会会长谢炳祺先生的电话,他也对我的小文作了多处的勘误。我的浮躁和轻率,实在有悖于报告文学的创作精神。最近看到傅溪鹏会长创作于1990年代的题为《沉重的车站钟声》的报告文学,文中展现的画面,足以让我感觉到,作家采写过程中那漫长的艰辛。对车站人满为患的深思,对票贩子的暗访,对服务员态度的温情理解,对当初盲流的深度采访。所有的内容都显示出一个成熟的作家所具有的一种高度的社会责任心。也许正是这篇文章,使我们国家在今后的日子里花了大力气来治理铁路和铁路车站,才有了今天的非常不错的进步。刚刚看到张益老师的报告文学集《追寻》,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做“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张老师为了创作不断追寻,足迹遍布大江南北,行程跨越大洋彼岸。为人物,为寻亲,为慈善,为游学,为海外,凡五编。从张先生的创作中,不妨归结出一点,报告文学创作精神的宗旨就是实践精神。我不敢说有多么深刻的体会,但至少让我感觉到我们的老作家们务实求真的作派。那种脚踏实地、一丝
妹妹的病从发现到今天已有两个月了,好多次想为妹妹写点什么都没写成。妹妹儿时经历过一场重重的感冒,数天高烧不退,大脑伤得很厉害。接近弱智的妹妹没能获得上学的机会。貌似无虑地走过四十六个年头的时候,妹妹默默地站上了夕阳的云端——在医院连续动了两次大手术后被证实,妹妹的胃癌已处于晚期。妹妹很笨,智商很低,低得似乎不懂什么是幸福,什么是痛苦。生活有重担,她从不埋怨;育女有压力,她从不求人;经济有困难,她从不叹息。她只是静静地接受人生带给她的一切,她只是将摆在眼前的所有都不假思索地揽在怀里、不加咀嚼地含在口里。旧房改新房,她高高兴兴;新房盖高楼,她无忧无虑。她知道丈夫为建房辛苦赚钱,就是不知道发愁,她总是不慌不忙地生活着。丈夫遭遇意外车祸,大家都很揪心,而她,你就是看不到她脸上有丝毫沉重和焦虑的表情。而当他丈夫恢复得很好出院之后,她又会很开心地唠叨,唠叨着丈夫康复中的趣事,脸上的幸福感就像春雨洒落在湖面一样荡漾看来。真是傻人有傻福。朋友或者街坊邻居的会谈,她是插不上嘴的。她爱唠叨,只在亲人面前,我就领教过一次。她到我家做客。回家,我开车送她。她跟我讲丈夫的高兴事,讲女儿的开心事,讲外甥孙的滑稽事,我几乎没有插嘴的机会。她欢欢笑笑,她絮絮叨叨,她唯独没讲一点烦恼事。我当时就感觉,她的大脑似乎只记得好人,只记得好事。我记忆中从来没听过妹妹讲过别人的错。这,比起我等聪明人常常抱怨这个,责怪那个,似乎更加高明。几次看望病中的妹妹,隐约觉得,她似乎生出忧虑的情结,倒不是为自己。她问我的病恢复得好吗?妈妈在姐姐家安心吗?“妈妈还在姐姐家呀,在那里一定舒服。等我病好了再送妈妈到我家住一阵。”她这样说,我心里一阵揪心,不知说什么好。妹妹40天的住院时间,至少有一半时间在重症室里昏迷中。临到快出院的时候,她问丈夫花了多少医药费,她丈夫如实告诉了这个吓人的
算不上有闲阶级,也专为消闲而来。高尔夫太昂贵,蹦极太心跳,看看田里的油菜花,悦目也赏心。三月的油菜花不远,离我家数十步之遥。上下班时,总爱从这里经过。用手机“咔嚓”一声,与静美的油菜花打个招呼,几乎每天。我并不以为我多么严重地打搅她,她的周围,除了西面一座幼儿园守望着,其它三面都是嘈杂的车流。至少又有两个晚上也来这里散步,不要借光,旁边的路灯、霓虹灯、电子大屏幕的光,照得她黄灿灿通体透亮。今年三月,我和油菜花“拍拖”了。然而这里的油菜花不多,仅20多亩,这种浪漫有点小资。排山倒海,汹涌澎湃,就去十里之外的桐浦吧,据说有1000多亩的连片的油菜花。周日,穿过国道,进入新修的瑞枫公路,不到十分钟,道路右边全是油菜花。“油菜花观光,公路旁不得停车。”瑞枫公路中间绿化带上的告示牌谁听呢?路边已经停了好多车,我们当然也停在边上,因为除了路边几乎没其它地方可停。沿着田间小路,进到深处才感动,金黄簇拥着你,包围着你,最终融化了你,你还浑然不觉。照个像,流个影,你要尽量放大自己。要是来个远景,你将变得很渺小;要是来个航拍呢,你也就忽略不见了。这花之海,花之浪,激荡着你心潮起伏,淹没得你心促气短。大自然通过造化是多么震撼人心呢!回头吧,再不出来就找不到自己了。可别怕,到处是自己。田边小道、田梗小路都是人,大人小孩闹哄哄,摄影的、拍照的,长枪短跑到处伸。望一眼路边,大巴小车沿公路一溜儿摆开,两头望不到边。大自然不管多么震撼人,人类还是压倒一切的力量。这气势,令油菜花黯然失色。无论千亩,还是万亩,在人类面前都无法抵挡。可惜,今天没有阳光,如果有,让油菜花给人类一点耀眼,人类也许会收敛一点。

hushaoshan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